2012年6月9日星期六

I'm Terminator!

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机器人,能够把心情收放自如,就算屋顶飞了,也能坐在雨中享受着淋雨的快乐,就算失恋了,也会为着一个点,又重新活过来。
夜深人静的时候,瞳孔会化作液晶播放器,把那些不想去怀念的画面,重新饰演一遍,闭上眼,画面却不间断,告诉我!怎么把它们从记忆卡中删去?
恨透了这样的挣扎,积极地想改变什么,却还不能完全放下,我学不会,亚伯拉罕的信心,摩西的顺服,我的转折点,在哪里…?

2012年6月8日星期五

那一天…

还记得,
那间餐厅,坐着两个白痴,点上最贵的午餐后,硬是骗你请客,其实早已准备好钱包,请你吃顿午餐…
那套MIB,只看了开场广告,就约了你看下一场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en,你无法拒绝,因为也没人陪你看…
那个沙滩,硬是要拉你过去黑暗的地方,不是要对你做什么,只不过想让你看不清前面,而只单单相信…
那座高山的风景,是想与你分享,这地方就算沉默,也不会感到空虚,正适合不爱讲话的我们…
那个Fun Fair,在旋转的高空中,只能握紧拳头,咬紧牙关,忍着,并享受着那不堪的刺激,不就是一起面对了吗?

“那一天,你要振作你的心情,
那一天,你若真的想放弃,
那一天,你若感觉没人爱你,
那一天,不要轻易说放弃…”


2012年6月6日星期三

风云变色…

那一天,我们唱着"if i die young...",是如此愉快,却没想到,一位少年在死神的选择权中,会随着歌飘流四洋,还是抗战到底…
等待的过程,如此地漫长,没有人可以冷静地消磨这段过渡期,心情正沸腾,灵魂在祈祷,一切都将要面对,只渴望能坚强众人心灵。实在难以言语,如此的情境,唯有结束于不言中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