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31日星期一

听情歌の浪子


“唱情歌的人,别唱得那么认真,别唱得多情人都丢了魂…”
很容易就被身同感受的情歌吸进去,陷在找不到出口的迷宫,自寻烦恼。明知道是个无底洞,却选择跳下去,再一步一步地爬上来…
突然意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:
一个你想得发疯的人,不削你的想念,因为他多得是对象跟他暧昧,而你的信息,只不过在霸占他的空间、减了他的电池、阻碍他的生活,多你不多,少你也无妨的价值,你的主动只不过是个屁~多弊无利~
5点开车的途中,听到这首歌,想起孤寂的浪子生涯,不禁模糊了眼前的焦点,擦一擦眼角的余泪,安慰自己:算了吧!终有一天,我要退出这个寂寞的圈子!

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

影响你の他…

抬起头,
仰望天空,
踮起脚,
深深呼吸,
让春风轻吻你的脸,
慢慢地唤起记忆,
第一个划过你脑海的那个人,
为什么是他?

他教我看康熙来了,
尽管我在孤独的生计中,
找不到同类的声音,
而小S和康永的风趣,
却是掀起泪中畅笑的辅助品,
两年了,
不知不觉成了唯一的娱乐节目。

吴听彻 - 我是坏人,
实力派无样貌歌手,
什么时候开始会哼着他的歌?
原来是你无形中灌输入记忆,
与歌词产生了同步,
心里那面墙又多了几道伤痕,
原来一直以来,
他不曾被我抛弃,
只是深埋在不敢回忆的角落。

分不清哪些习惯是你传授的,
那个…我的洁癖是你教的吧?
想起那句对白:
“拜托不要现在告诉我,
请让我继续喜欢你…”
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
因为,
你是我EMO的来源…




一句话~

好久没谈论说话的重要性,一句话,虽然没有褒义或贬义,但在错的时候说出来,效果就会不一样。有时不一定要插个嘴,静静看过、听过,或许默不出声会是更好的抉择。
我还记得那个发生在我眼前的画面:
雨天的晚上,兄弟准备搭的士回家,但很多顾客抢着,他们只好走到更前面的的士站。哥说:“进去亭子啦!不要淋雨!站在这边做什么?!你这小孩子会不会听的哦?!进去!”貌似哥在不耐烦地赶走弟,但自己却在淋雨中招的士…(自己想象画面)虽然是在骂人,但却听得温暖我心窝…
繁忙的工作天,夜晚特别容易早睡,醒来看见的未接来电,顺手发个简讯说:“不好意思,昨晚早睡了~”,没想到回信说:“那你睡死算了~”就这么一句话,就因为那没有话题而需要硬着头皮聊天的电话,没兴趣接了~
一句话,看自己怎么显出智慧~

保护你,是哥的责任…

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

给匿名の忠告~

不知大家有没有收过不认识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简讯,说:“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?”
对于类似的信息,我深深觉得超反感!是自己惧怕交际,还是担心有人比自己更神秘,或是怀疑某人正用不知名的号码玩弄是非或想套出什么秘密。朋友,也不是随便一个号码就可以交的;匿名,更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用的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…
曾经,更是一位匿名的话,我变得疑心重重,突然之间,对身边的所有人冷漠无情,正因为怀疑它就是那位匿名,而我却得罪了全世界…
劝诫各位匿名,请原谅我以后不回复的举动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翻脸…需要交流,就请注明名字…关于我的霸道和顾虑,深感抱歉!

3 Idiots

同事极力推荐这部戏,存档了一段时间,无聊至极才舍得看,说真的,我对印度片特别没兴趣。
很认真地把它看完,还被骗了几滴的眼泪,只能说这部戏太厉害了!厉害之处在于能够感染人的情绪,有思维的人都会点头赞成里面的教导,学校就要变成注重考试成绩表现、大量出产靠死背书的机器人的工厂~

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

新“室友”

放学时,远远看到一只小小的爬行动物,吸引我目光,原来是小猫把它当成猎物,正要准备磨利爪子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我怎么舍得让它给伤害呢?!把它救走后,打算就放它到别的,可是它好像把我当成它的避难所一般,赖着不走。算了吧,反正我还蛮喜欢你的~XD
放在个小盒后,我仿佛看见它“终于”能安心地休息,就连我为它准备的午餐、晚餐都不削一顾,好可怜的孩子,我不晓得这么做是否正确,也或许它只逗留一晚便离开,至少它没在我面前死翘翘。让我过瘾一晚也疯狂~
*每个人都有不同喜好及欣赏的动物,不需为这种举动觉得恶心或大惊小怪,你若觉得我很怪,或许在别人眼里,你也一样怪~或许它不美,不过还是平常心对待它吧~


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

那些年 - 胡夏

突然爱上这首歌的MV,原来是一部电影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只凭电视上看过的半段,深深烙印在我心里的位置。
是否,那些年,我错过了某些重要的东西,它才能骗取我的注意力,我却想不起自己错过了什么…
是叛逆?
是对面楼的那个她?
是被惩罚时的那份坚持?
还是追求自己理想的决心?
而我已经说不清,只有默默地用心情与这首歌产生共鸣,我相信,在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眼泪会不知觉地流下来…

很期待的心情,等待这部电影,一定要看!

往事回忆

那天回到母校50周年校庆,再次踏入的那一瞬间,心中绞了一阵痛,往事的点滴,只能慢慢的从模糊的记忆中抓回…
同学们,不晓得你们还记得我们一起上课的那个座位吗?它们都不见了…
连任三年级任的林老师,看到了我在捐款簿上的名字,才认出我来,白头发,似乎不能遮蔽她的年龄…
一年级课室外的那两个水龙头,它们变矮了…
只有十张桌子,而要容纳五百位学生的食堂,已经被取代了…
令人害怕的牙科室,依然留在那的,是吹着冷风的老机器…
一起被教练折磨的篮球场,永远找不回我们儿时的影子…
唯一不变的,就是那玩“鳄鱼”的礼堂,充满着裂缝…
我试图走到每个角落,唤醒曾经的记忆,可惜已飞逝,我感叹时间,把我们催了六年又六年,把我们的时代,也吹到了新校舍…有没有可能,我们再穿回校服回来这里上课呢?

怀念您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