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30日星期四

期待…

它曾经光临,
那感觉很微妙,
明知道不可能走下去,
却还在期待些什么,
无法释怀,
是我不懂得付诸,
常不珍惜拥有的,
让它白白溜走,
也是时候,
轮到我静悄悄地离开,
或许是你想要的…

去吧!
找寻你的幸福,
我在诚心祝福你!
再期待下一批过客…

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

iPhone4...

三天前,很意外滴买了它,原本跟朋友说好一起用HTC,没想到我却放了飞机,在一些语言和举动当中,曾被刺得很伤,更是有想过放弃换手机的念头。
有了它,并没有对我的生活改变什么,但至少一个人时,我不会再无聊。会不会再有另一个八年让我们相处?说实在的,很高兴拥有了你,未来请多多指教^^

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

Blogger~

我们都是寂寞的人,
才把心情寄托在部落格,
再多的读者,
再多的留言,
都满足不了心中的遗憾…

我们不是问题分子,
只不过,
世界不停地在变化,
我们却在路途中下了站,
不想前进,却也无法后退,
就像进化不完全的半兽人,
不被天使接受,
也遭恶魔嫌弃…

我们并非悲观的人,
平时开朗的脸孔,
到了某个界限,
还是会被没收,
留下一张哭笑不得的脸孔,
在选择用假笑,
还是离开…

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

寂静…

相处了八年,他今天特别安静,显得很寂寞,我同情他,也同情我自己,我们都是被淘汰的瑕疵品,永远跟不上完美的脚步…
曾流传的信息说:
“聪明的人是不会想念别人而是被人想念,只有笨的人才会想念人,偏偏我就是那笨笨的,不停地想念你,希望你偶尔也笨一下,想念这笨笨的我…”
我变得好笨,有没有机会聪明一下?今晚的夜,好长…不知如何结束,我败给那一时的动心,迷恋这空虚的夜,我恨我是天蝎,太理智!请给我潇洒醉一回,让我糊涂一时,冲动一次…我需要的,或许只是个沉默的陪伴着,不需语言,一个眼神,就懂我的…

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

塑造!

ta说父亲中风,需要照顾,
他说ta父亲说ta患了癌症,
什么原因使你们互相诅咒?
试问,这世界我还能相信谁?

它们教导我主动些,
它们说多忙也会回复我,
第一封信息,
“我在忙着XXX…”
第二封信息,
“…” 没回应,
第三封信息,
“请问你是…?”
试问,是谁抹杀我主动的欲望?

悬挂~

心中好多疑问,
其实都找不到答案,
感觉似乎很靠近,
但是还没来到
又走了。

我开始释怀,
那不是我要的,
这感觉,
很微妙,
曾经兴奋,
也沉过谷底,
那只是别人的新鲜感,
我却很认真看待。

最美的,
就是打从心里得不到的那个,
就像得到了却不属于自己的,
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那是非题…
在乎我的,
你会找到我的这片天地,
有很难吗?

2011年6月17日星期五

诗巫游~

去一趟诗巫,很不同的感觉,少了朋友,孤单地参加课程。这么年轻成为了Jurulatih Utama,肯定很多异样的眼光。不管怎样,这一去就算是人生一个重要的经验吧。
好久不见的朋友,依然热情地招待,友情不能单靠网络和手机保持联系,最好的催热器还是出来见面才能保持彼此的温度。忙归忙,还是要把时间留给珍贵的好友,各位请保重!
听了好多朋友的教学经历,我真是值得感谢,虽然是远了点,虽然是成绩差了点,虽然是小了点,但是人际关系却是好得没话讲,有时也休闲得很,超适合我这种懒懒的虫~
面试过了,虽然没念好书;
假期过了,虽然没有空浪费;
钱用完了,虽然没有多了什么东西,
下半年,继续冲刺,达到成功的终点!
努力赚钱,为“我们”的未来打拼!

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

银丝~

“做么你酱多白头发?”突然给这问题点醒了,在我思考原因的当儿,头上又会冒出一根吧?!
如果每一根代表一个成长,
试问我应该几岁了?
如果每一根代表一个经历,
试问我能成何大事?
如果每一根代表一个智慧,
试问我的专长是舍?
如果每一根代表一个烦恼,
试问我还要烦多久?

2011年6月3日星期五

多余…

我们只不过是存在于须有虚无的身份,那是一个类似爱情的回忆。突然发现,那个身份只不过是超多余的东西,能决定一切的,还不就是它吗?
或许曾经期待,才会导致严重的打击;或许曾经太要好,才会在意彼此的言语…它们算什么?让我宁可孤独沉默,也不想面带黑脸,口出恶言,消失或许又是我最想做的事。第一次,我不想出席青团聚会,太失望了!哪一天,希望我的选择…不会后悔。

2011年6月2日星期四

网赚…

最近有好多东西想买,想想自己常写部落格,是否也能从这一方面赚取一些生活费。查了相关资料,多数是赚取些广告费。虽然有点吸引,但是我却不想让这部落格变得生意化,更不想吸引无关者闯入我的世界,矛盾!
还是就这么算了吧?钱赚不完的,或许生活上的残缺,更能显出人的珍惜和努力,这天掉下来的钱,就当我无福消受,更何况没有酱的文笔和口才,值得让人投资…
实际点、清醒点、看开点!
路虽然很远,
但,
我可以找到比金钱更值得拥有的东西!


爱屋及乌?

我好想回到师训时代的TICF,虽然我们都来自不同的教会,但从不曾歧视彼此的宗派。人数从5位正常出席者,提升到2、30人,活动多却不怕,因为大家都互相合作参与,人才多得没机会用!或许,我们是同一年龄的阶层,所以合作起来、互动起来才能产生共鸣。
开始觉得闲了,上头来的压力、下面来的怨言,一大堆的想推在新人头上,然后你们可以开始享受了。新人新作风?如果真是酱,我马上取消全部活动啊!到头来,还不是看着上面办事,倒不如告诉我想怎样,我照着办就好了?最后也只是个傀儡,挂上名字,里面是空的…
他们一个个走了,我明白离开的心情,更明白挽留的苦衷,相信有天,我也会给逼着头也不回地离开这吸血鬼的巢穴…